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昆山法院曝光不孝子“坑爹案” “老无所养”引
作者:冠亚app    发布日期:2020-07-15 21:20


  昨天,昆山法院曝光几起不孝子的“坑爹”事,提醒广大市民要善待父母,“不可为”不孝之事。

  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天是父亲节。今年父亲节将至,您是否还能将成长中父亲的百般呵护记上心头?

  昨天,昆山法院曝光几起不孝子的“坑爹”事,提醒广大市民要善待父母,“不可为”不孝之事。

  今年三月,家住昆山的陆老汉去世了,留下了相伴多年的王老太独自生活。虽有两个儿子,但承受着失去老伴痛苦的王老太却老无所养,最终将两个儿子告上了法庭,要求赡养。

  陆老汉和王老太一直省吃俭用,终于在大儿子20岁时顺利为其娶妻成家,并用多年的积蓄为大儿子新建了几间平房,大儿子一家搬出去独立成户了。几年后,小儿子也到了成家的年纪,老两口又掏空口袋,连凑带借,将老宅翻建成了楼房,并一直和小儿子夫妇居住在内。

  将儿子成家作为自己使命的老两口一辈子虽辛辛苦苦,但看到儿子都生活美满,也就知足了。生活平平静静,老两口怎么也想不到,因为拆迁和赡养竟使一家人矛盾重重。

  时值家中房屋面临拆迁,作为房屋共有人的老两口却没得到任何房屋补偿,拆迁房均登记到了两个儿子名下,老两口只得居住在二儿子的一间汽车库内生活,陆老汉生病后,王老太也一直悉心照顾。今年3月,陆老汉去世了,留下了七十多岁的王老太一人居住在车库内。

  没有退休金的王老太只能靠政府每月1000多块的补贴维持生活。有房却不给住,有儿却不赡养,王老太越想越气愤。儿子的不孝,最终让她将两个儿子告上了法庭,要求解决居住问题,并支付生活费。

  庭审中,两个儿子经法官做工作,想到父母含辛茹苦将自己抚养成人甚是不易,均同意抚养母亲,各半支付母亲以后的医疗费用,并为其养老送终。母亲同意继续居住在小儿子车库内,但是要求大儿子每月支付300元居住费,两个儿子每月各支付500元生活费。在该费用问题上,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最终法院综合考虑王老太的年纪和生活便利,判决其继续在小儿子汽车库生活;因其每月有1000多元政府补贴,考虑其生活需要,法院判决大儿子每月支付其生活费200元。

  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了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2013年7月1日,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式实施,其中“常回家看看”第一次被写进法律,这凸显出老年人,尤其是本案中刚刚失去老伴的王老太的情况,需要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还有精神上的慰藉和关怀。只有每个子女将赡养父母、关怀父母作为对自己的要求,才能真正实现父母的老有所养、老有所居、老有所依!

  75岁的周老汉和老伴15年前将老宅赠与大儿子,如今分得三套拆迁房的大儿子却拒绝给父母一套小房子。本应安度晚年的老两口却无奈要为了安身之所与儿子对簿公堂。近日,昆山法院审结该起分家析产纠纷。

  周老汉和老伴原有一套老宅,大儿子结婚时曾翻新,且将其登记到大儿子名下。后老宅面临拆迁,周老汉的两个儿子便签订了一份住房协议,约定大儿子需将分得的一套拆迁房登记在父母名下作为二老颐养天年的居所,二儿子需支付该套房屋的一半房款给其大哥。房屋交付后,老两口一直居住在两儿子给他们的一套拆迁房内。2012年,老两口欲将该套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这时方知该房屋实际登记在大儿媳名下。得知父母有过户之意,大儿子竟和媳妇签订了“不平等离婚协议”,约定三套拆迁房全部给妻子,债务全部归丈夫。年逾古稀的老两口苦心将老宅赠给大儿子,如今却落得晚年居无定所。小儿子心疼父母,为配合父母维权,自愿作为被告。

  经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两个儿子签订的住房协议的性质及该协议对大儿媳是否具有约束力。

  首先,宅基地性质为一宅一户,老宅翻新后虽登记在大儿子名下,但权利人实际应为周老汉夫妇在内的全家人,因此周老汉夫妇对拆迁房屋拥有共有权。两个儿子签订的住房协议即为对父母该权利的保障,因此协议是合法有效的。

  其次,大儿媳称大儿子系对其隐瞒的情况下签订的该协议,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作出关于家庭事务的重大决定,除有其他证据外,应认定是夫妻共同的意思表示,因此,该协议对大儿媳具有约束力。 法院最终判决支持了老两口的诉讼请求,判令大儿媳配合老两口办理过户手续。

冠亚app

冠亚app|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冠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