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继互联网及地产公司之后一家“玩”帆船的公司
作者:冠亚app    发布日期:2021-02-13 07:54


  2月5日,法诺集团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法诺汽车(常德)制造有限公司与长春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订立了有关建议收购广西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中58.39%股权的意向书。

  意向中明确提到,广西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具备工信部及国家发改委签发的纯电动汽车生产全部资质许可证。此次收购,初步作价3.9亿元,收购分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收购38.39%股权,第二阶段在一年内收购其余20%股权。

  业内关于法诺汽车的公开信息少之又少,“买资质”一事将法诺推到台前,不少目光开始留意这一企业,甚至将法诺汽车看作是2021年开端入局的新造车企业,少有曝光的法诺未曾对外界讲出自己的故事,于是人们开始追问:法诺是谁?

  在关注法诺汽车的同时,不能忽视的是其背后的掌门人——郭格林,一位终生涉猎帆船航海业的教父级人物。

  郭格林是谁?法诺是谁?汽车预言家通过梳理,尝试还原法诺汽车的从无到有、从低调潜行到高调收购的历程。

  在普遍流传的互联网资料中,有关郭格林的报道并不多。在仅有的词条中,纷纷指向“中国帆船教父”。但谁也不曾想到,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工程系的郭格林最终成为帆船界的名仕。

  汽车预言家了解到,郭格林在毕业后并不是直接进入造船业,而是在电子实业摸爬滚打,成为联想、方正、巨人的供应商之一。直到2009年,郭格林创立深圳法诺游艇公司,在此前的23年时间里,郭格林始终没有离开电子业,也正是超20年的资本积累,让郭格林进入帆船业后开启了“大手笔”的时期:直接购买帆船设计、组建欧美技术团队、建造大型动力帆船。

  仅一年时间,便成为了全球知名的双体船动力帆船制造公司。可以说,在帆船游艇领域,郭格林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正是这样一位男人,将帆船赛事带到了中国区域。

  如今,在郭格林所持有的15家企业中,超半数与帆船游艇有关。而关于造车,最早可以追溯至2017年,郭格林带领欧洲团队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相关资料显示,法诺汽车引入RE-TECH汽车设计团队、无人驾驶技术团队以及瑞士ABB电气。

  企查查数据显示,深圳法诺新能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豪华轿车、运动型SUV、双层交通巴士、高端定制车型等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的公司。在股权结构中,郭格林、项涛、潘岱持股比例分别为85%、10%、5%。其中,郭格林任董事长,项涛任总经理。

  从不多的公开资料来看,郭格林是一位帆船商人,但更多人愿意称其为“帆船教父”,无论是帆船赛事,还是船舶共享的商业模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郭格林的主业与汽车制造甚至毫无关联,这次跨界的并购,让帆船业与汽车业都十分震惊。

  公开资料显示,郭格林的汽车团队在2017年就已组成。与国内新造车企业不同的是,郭格林的汽车团队并没有选择国内人才,相关人士表示:“2017年国内造车势力区分愈发分明,技术人才与管理人才基本站队完成;另外国内汽车人才主要在圈内流动,很难参与到如此跨界的公司。”

  拉起队伍后,郭格林便带领其团队拓展新能源汽车版块。与恒大、威马、爱驰等公司一样,郭格林的目光首先放在了地块上。根据贵州安顺高新区政府网站公告,2018年3月5日,法诺新能源电动车制造项目研究组到此考察,省投促局、市投促局、区委书记、副区长纷纷出席陪同,那时恰逢地方政府新能源产业投资热,但郭格林并没有就此选择安顺高新区。

  两个月后,2018年5月,郭格林团队前往株洲高新区,与安顺高新区不同的是,株洲高新区已经布局了部分新能源项目,例如时代电动、北汽二工厂、汽车博览园、动力谷、龙创汽车设计等。根据公开资料,对于法诺新能源的首次投资,郭格林表示将拿出50亿元打造生产基地及配套设施。

  令人玩味的是,贵州安顺、湖南株洲并未能成功留住郭格林,最终,2019年11月25日法诺新能源与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签约法诺产业园项目。在此过程中,郭格林似乎有了新的思路,将注意力逐步转移至资本市场。

  而郭格林的目光,也没有仅局限在汽车领域。经其运作,将一家农业版块上市公司作为目标。在2019年12月5日完成反向收购。根据壳公司科地农业的公告称,科地农业作价4100万港元收购深圳法诺新能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55%股权,替换旗下主营业务。完成后,郭格林持有其85%股权、潘岱持有其5%股权及项涛持有其10%股权。转年,2020年2月,郭格林成为科地农业董事会主席,同年6月1日正式更名为“法诺集团”。

  结合科地农业前期公告与谅解备忘录,科地农业已经完成从农业生物向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的转型。资本人士对此分析表示:“法诺通过反向收购的形式买壳科迪农业,从而完成上市。科迪农业曾在2019年8月曝出出售协议失效等消息,因此深圳法诺才可完成对科地农业的反向收购。”

  与买壳同时的进行还有造车。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1月29日,深圳法诺召开法诺轻量化12M电动巴士的发布会。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法诺新能源还未取得资质,但在发布会上,法诺汽车已经与北京顺通荣升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广通恒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签署销售合约,由北京顺通荣升科技有限公司订购1000台法诺新能源巴士。这意味着,法诺新能源必须要解决生产资质的问题。

  虽然,法诺汽车首先生产了电动巴士,但也没有落下轿车的生产。不到一年的时间,2020年9月23日,法诺全碳纤维超级纯电动跑车和法诺全铝车身纯电动巴士在深圳亮相。从车身形状以及相关参数来看,法诺EV―SEDAN与前途K50高度相似,对此,有知情人士向汽车预言家透露,2020年6月前途汽车曾意图通过股权受让或以股权转让形式委身其它企业,而郭格林就是幕后的操盘人,K50与法诺EV―SEDAN的高度相似,让业内越来越愿意相信二者合二为一。

  可是郭格林并未成功获得乘用车的生产资质,直到2021年1月29日,与长春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订立了有关建议收购广西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58.39%股权的意向书,根据意向书,初步建议代价应约为人民币3.9亿元,这意味着,法诺汽车将通过收购股权获得广西华奥的商用车生产资质,以用于电动巴士的交付。

  当互联网、地产相继入局造车的时候,给全社会的资本方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飙高的估值与投资收益,也给这些资本方巨大了信心。但不可忽视的是,市场分化程度也在加大,其中不乏投机的窗口。

  用资本手段入局造车,从来不晚,在风口之上猪都能起飞。外界只会质疑起点和立场,但不会质疑未来如何发展。

  从造船的思维来看郭格林,其曾提出“让更多的人玩得起帆船”,但汽车与帆船不同,帆船终究是少数人的选择,但帆船也很难带来新能源汽车的政策红利与资本红利。显而易见的是,与其他企业“买买买”不同的是,郭格林的举动显得格外低调,似乎隐藏着某些目的。

  相关资料显示,2020年7月28日,在常德经开区举行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中,法诺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出资75亿元建设新能源商用车制造项目,其中中人民币10亿元用于建造新能源巴士及重卡车、人民币50亿元用于Perlini重卡车项目、人民币10亿元用于高性能电池项目及人民币5亿元作为现金储备,预计产值可达300亿元,年缴税收10亿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此项目将获当地政府补助,包括租金、税项、机械、土地及其他优惠共计2亿元补贴。这意味着,常德市政府给予法诺新能源全方位的支持。

  回到法诺从船舶制造到汽车制造本身,这样的入局方式并不隐晦,只不过曝出消息少之又少。通过“买壳、圈地、买资质”的方式,郭格林想“闷声发大财”。在行业人士看来,干船舶跨界造车会不会成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郭格林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筹码。

冠亚app

冠亚app|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冠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