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科技日报】洒泪祭英杰 清明思故人
作者:冠亚app    发布日期:2020-06-18 20:09


  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和全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的综合研究与发展中心,建院以来,中国科学院时刻牢记使命,与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人才辈出,硕果累累,为我国科技进步、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 更多简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于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建于北京,1970年学校迁至安徽省合肥市。中科大坚持“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与人文学科的研究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始建于1978年,其前身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实行“科教融合”的办学体制,与中国科学院直属研究机构在管理体制、师资队伍、培养体系、科研工作等方面共有、共治、共享、共赢,是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的独具特色的研究型大学。

  上海科技大学(简称“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举办、共同建设,2013年经教育部正式批准。上科大秉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办学方针,实现科技与教育、科教与产业、科教与创业的融合,是一所小规模、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创新型大学。

  又到了清明祭奠之时。从去年清明至今,科学院工程院又有35名院士离我们远去。古人说:“几多情,无处说,落花飞絮清明节。”面对一个个国之栋梁,我们以文字表达思念之情。

  一位是百岁老人程开甲,另一位是93岁的于敏。他们二人都是获得过“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科学家,也都是曾经从共和国主席手中接过国家最高科技奖证书的院士。程开甲是1960年被调去研究核武器的,几个月后,于敏也加入了这一队伍。从此,他们二人销声匿迹,开始了一段“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的波澜壮阔的人生。

  1980年,程开甲和于敏双双当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现称院士)。在这一年当选为学部委员的人,是目前在世的院士队伍中最早当选的。

  1955年,中科院学部产生了第一批233名学部委员;两年之后,又有21人增选至学部委员大家庭。但在此后的23年里,中科院学部就再也没有增选过。直到1980年11月,才又增选了286名新的学部委员。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产生的第三批学部委员,像陈景润、邓稼先、朱光亚、杨嘉墀、周光召、郑哲敏等都是在这一年当选的。

  2017年5月7日,随着吴文俊的逝世,上世纪50年代当选的学部委员就全部离开了我们。在岁月更替中,1980年当选的大部分学部委员也已步入人生的黄昏季。

  在一年来逝世的35名院士中,还有另外两位1980年当选的院士:洪朝生和刘光鼎。

  1950年,30岁的洪朝生在半导体锗单晶输运现象的实验中发现杂质能级上的导电现象,提出了半导体禁带中杂质导电的概念,被称为“洪朝生效应”,引发了国际上对无序电子输运机制的探索。他组建了国内第一个低温实验室,在国内首次实现了氢的液化和氦的液化,为我国科学研究,特别是“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作出了重要贡献。

  而刘光鼎不仅是我国海洋地质与地球物理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也是我国“油气二次创业”的倡导者。

  可以说,经历了23年的积淀,中科院1980年增选的学部委员“质量”很高。

  1992年4月,师昌绪、张维、张光斗、王大珩、罗沛霖、侯祥麟6人中央,阐明成立中国工程院的必要性和急迫性。1994年初,中央批准成立中国工程院。随即96名优秀的科技人员被选聘为工程院首批院士。

  在一年来逝世的工程院院士中,有两位就是1994年当选院士的。其中一位是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阮雪榆。

  从1963年到1976年,阮雪榆先后出版了《冷锻技术》等4部专著,在国际上首先提出冷挤压许用变形程度理论,在国内首先研制成功黑色金属冷挤压技术,成为中国冷挤压技术的主要开拓者。其成果应用覆盖了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及美国、日本、德国和瑞士等多个国家,涉及轻工、电子、机械、航天、汽车和仪表等十多个行业,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1978年“冷挤压技术”获全国科学大会奖。阮雪榆成为工程院首批院士,当之无愧。

  一年来,两院逝世的35名院士中,90岁以上的有14名,他们是:周尧和、洪朝生、程开甲、施教耐、于敏、金国章、王业宁、沈自尹、艾兴、吴德昌、李载平、侯芙生、彭司勋、涂铭旌;80—89岁的18名,李天、宋玉泉、刘光鼎、李朝义、马瑾、闵乃本、陈创天、邓起东、梁敬魁、刘伯里、刘彤华、林祥棣、王梦恕、李连达、谢世楞、梁维燕、阮雪榆、孙伟。其余3名分别是76岁的林尊琪、66岁的徐德龙和59岁的高长青。

  2015年才当选为院士的高长青曾任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他开创了我国机器人微创外科技术,引领并推动了国际机器人微创外科的发展,是让患者免遭“开胸破肚”痛苦的医生,是亚洲机器人微创心脏外科的开拓者之一。只是英年早逝,令人格外叹惜。

  斯人已逝,幽思长存。清明之际,我们深切缅怀这些为科技事业奉献终生的院士们。

  又到了清明祭奠之时。从去年清明至今,科学院工程院又有35名院士离我们远去。古人说:“几多情,无处说,落花飞絮清明节。”面对一个个国之栋梁,我们以文字表达思念之情。

  一位是百岁老人程开甲,另一位是93岁的于敏。他们二人都是获得过“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科学家,也都是曾经从共和国主席手中接过国家最高科技奖证书的院士。程开甲是1960年被调去研究核武器的,几个月后,于敏也加入了这一队伍。从此,他们二人销声匿迹,开始了一段“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的波澜壮阔的人生。

  1980年,程开甲和于敏双双当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现称院士)。在这一年当选为学部委员的人,是目前在世的院士队伍中最早当选的。

  1955年,中科院学部产生了第一批233名学部委员;两年之后,又有21人增选至学部委员大家庭。但在此后的23年里,中科院学部就再也没有增选过。直到1980年11月,才又增选了286名新的学部委员。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产生的第三批学部委员,像陈景润、邓稼先、朱光亚、杨嘉墀、周光召、郑哲敏等都是在这一年当选的。

  2017年5月7日,随着吴文俊的逝世,上世纪50年代当选的学部委员就全部离开了我们。在岁月更替中,1980年当选的大部分学部委员也已步入人生的黄昏季。

  在一年来逝世的35名院士中,还有另外两位1980年当选的院士:洪朝生和刘光鼎。

  1950年,30岁的洪朝生在半导体锗单晶输运现象的实验中发现杂质能级上的导电现象,提出了半导体禁带中杂质导电的概念,被称为“洪朝生效应”,引发了国际上对无序电子输运机制的探索。他组建了国内第一个低温实验室,在国内首次实现了氢的液化和氦的液化,为我国科学研究,特别是“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作出了重要贡献。

  而刘光鼎不仅是我国海洋地质与地球物理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也是我国“油气二次创业”的倡导者。

  可以说,经历了23年的积淀,中科院1980年增选的学部委员“质量”很高。

  1992年4月,师昌绪、张维、张光斗、王大珩、罗沛霖、侯祥麟6人中央,阐明成立中国工程院的必要性和急迫性。1994年初,中央批准成立中国工程院。随即96名优秀的科技人员被选聘为工程院首批院士。

  在一年来逝世的工程院院士中,有两位就是1994年当选院士的。其中一位是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阮雪榆。

  从1963年到1976年,阮雪榆先后出版了《冷锻技术》等4部专著,在国际上首先提出冷挤压许用变形程度理论,在国内首先研制成功黑色金属冷挤压技术,成为中国冷挤压技术的主要开拓者。其成果应用覆盖了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及美国、日本、德国和瑞士等多个国家,涉及轻工、电子、机械、航天、汽车和仪表等十多个行业,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1978年“冷挤压技术”获全国科学大会奖。阮雪榆成为工程院首批院士,当之无愧。

  一年来,两院逝世的35名院士中,90岁以上的有14名,他们是:周尧和、洪朝生、程开甲、施教耐、于敏、金国章、王业宁、沈自尹、艾兴、吴德昌、李载平、侯芙生、彭司勋、涂铭旌;80—89岁的18名,李天、宋玉泉、刘光鼎、李朝义、马瑾、闵乃本、陈创天、邓起东、梁敬魁、刘伯里、刘彤华、林祥棣、王梦恕、李连达、谢世楞、梁维燕、阮雪榆、孙伟。其余3名分别是76岁的林尊琪、66岁的徐德龙和59岁的高长青。

  2015年才当选为院士的高长青曾任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他开创了我国机器人微创外科技术,引领并推动了国际机器人微创外科的发展,是让患者免遭“开胸破肚”痛苦的医生,是亚洲机器人微创心脏外科的开拓者之一。只是英年早逝,令人格外叹惜。

  斯人已逝,幽思长存。清明之际,我们深切缅怀这些为科技事业奉献终生的院士们。

冠亚app

冠亚app|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冠亚app